<cite id="hhxjn"></cite>
<var id="hhxjn"></var><var id="hhxjn"></var><cite id="hhxjn"></cite>
<var id="hhxjn"><video id="hhxjn"></video></var>
<cite id="hhxjn"><video id="hhxjn"><menuitem id="hhxjn"></menuitem></video></cite><var id="hhxjn"><video id="hhxjn"><listing id="hhxjn"></listing></video></var>
<cite id="hhxjn"></cite>
<var id="hhxjn"><video id="hhxjn"></video></var>
<cite id="hhxjn"><video id="hhxjn"></video></cite>
<cite id="hhxjn"><strike id="hhxjn"><menuitem id="hhxjn"></menuitem></strike></cite>
<var id="hhxjn"></var>
<menuitem id="hhxjn"><strike id="hhxjn"></strike></menuitem>
行業新聞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衣之家時代店深陷商業鬧劇尷尬境地

來源:??????2022/3/23 12:10:33??????點擊:

YKK拉鏈行業新聞】

曾一度在杭城開出7家店、承載杭州商業17年記憶的衣之家,卻在過去幾年相繼關閉了除了時代店以外的所有門店。如今,這***獨苗”也在最近被曝出經營出現問題欠下巨款,陷入商業糾紛中,而在這背后,業主方、商戶以及持有儲值卡的消費者均深受其害。


衣之家一直都采用租賃經營模式,所屬物業運營模式多為分割出售型。一般來說,衣之家退出后,商戶可以選擇退租,或者與新的運營方簽訂合作關系,應當是事件中影響最輕的一方,然而事實卻并非如此。


衣之家局部合作商戶向《聯商網》爆料稱,衣之家目前欠款商戶達到1.5億元。與此同時,業主方與新的運營商重新簽訂《房屋租賃合同》后,可能還會面臨被強制清退的窘境。


01貨款抵扣租金,剩余欠款找誰要?


衣之家時代店與場內商戶采用的聯營模式,由衣之家方面統一收銀,扣除租金、扣點等一系列費用后,再由衣之家將商戶應得款項打給各家商戶,衣之家時代店經營著GXG品牌的林先生透露,一般結款周期為45天左右。


然而,自2020年春節前后,衣之家時代店的結款變得不正常起來,拖欠成為常態。截止2021年5月,各家商戶相繼被欠下數十萬至數百萬貨款。為了歸還欠款,衣之家與被欠款商戶達成協議,自2021年5月開始,改變原有的聯營模式,由商戶獨立收銀,同時以租金抵扣此前欠下的貨款。


但租金抵扣的方式進展地也并不算順利,林先生透露:自從做租金抵扣后,商場沒有錢做宣傳,沒有代金券和儲值卡可以收,加上疫情影響,GXG業績只有去年同期的30%左右,所以到如今才抵扣了20多萬,還有70萬欠款沒有著落。


事實上,被欠款90萬元的GXG已經算是小數目”諸如保羅彼得、FEIZI品玉等品牌的欠款高達數百萬。而經過不到一年的租金抵扣,被抵扣的局部可謂無濟于事。而如今,對商戶而言,連租金抵扣也成為了泡影…


據悉,衣之家于2005年入駐西湖時代廣場后,與業主簽訂了18年的租期合約,從2021年4月開始衣之家就開始拖欠租金,今年3月已經拖欠租金超3000萬。因此,西湖時代廣場業主方稱提前終止與衣之家的租約,自3月1日起衣之家已經不屬于西湖時代廣場的運營商,且商場目前已經與新的運營商重新簽訂了房屋租賃合同》


企查查顯示,新的運營方為杭州聯和橫縱智慧商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22年2月14日,法定代表人為許榮發,注冊資本2000萬元。胡士挺為該公司實際控制人,持股比例55%據悉,胡士挺也是浙江匯和商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而該公司是西湖邊的湖濱88運營商。


當新的運營商要進場,意味著衣之家此前許諾的租金抵扣貨款無法再被兌現。那剩余的欠款,商戶該去向誰討要?


商戶盛女士(化名)表示:雖然欠款和新接手公司是沒有直接關系的但是衣之家的欠款是事實存在經銷商的損失是金額***街道也好、新接手公司也罷,肯定也是解這個情況的不可能新公司接手后我剩余的欠款就都是經銷商自己來背,新公司應該出臺相關的扶持政策,如何盡量的讓我經銷商減少損失。


02新運營商進場,不簽合同就強制清退?


就在商戶們為收回欠款奔波之際,又一記重拳突然襲來。新運營方發函要求3月28日簽約,不簽的要清場。


新運營商進場,與商戶、業主重新簽訂合同本無可厚非,但商戶們認為,商務談判本就難以一蹴而就,但衣之家退出經營本就倉促,新運營商卻沒有留給商戶太多反應、抉擇的時間。


3月17號,新接手的公司直接出了合同給到之前都沒和我做任何溝通,讓我28號前完成簽約,說是完成簽約的享有免扣率1個月優惠。


而更讓商戶難以接受的新運營方給出的新合同里的商務條件和原衣之家一樣,很多商務條件都是19年衣之家頂峰的時候簽訂的現在經濟環境新公司直接給的商務條件和原衣之家一樣,這肯定不合理的肯定也要重新溝通。要么他把債務全背掉,并許諾一年內把債務結清,那按原有條件續簽我沒問題。但業主與新運營方的一句“不簽就清場”斬斷了商量余地。


同時,商戶們也對小業主與新運營方簽署的新租賃合同的合法性抱有疑慮,衣之家易主的消息是不是屬實呢?原衣之家和業主的合同是不是已經解除?新公司和業主簽的合同是不是合規合法?業主是不是存在一地兩簽?


此外,有衣之家前車之鑒,商戶更加難以接受由運營方統一收銀的方式。上次溝通會的時候新接手公司有提出,3天內我乙方沒收到前一月貨款可以自收銀,但如果真的出現這種情況,還是會出現一個月的貨款拖欠,這個金額又會非常巨大,根本無法接受也無法承擔這種***呈現,因此我要求是自收銀,次月根據雙方確認的賬單在規定的日期前由乙方打款給甲方結算前一個月的所有費用。


合同內容,收銀方式,新運營方與商戶間存在著太多需要協商的問題。但以3月28日為限,留給商戶的時間卻不多了商戶們陷入兩難:簽了吃啞巴虧;不簽,強制退場。


目前還在商場內經營,局部小業主已經和新公司簽好合同,所以他也要求我跟新運營方快點簽好,不然就來鬧。商戶劉先生(化名)對此表示很無奈,并不愿意見到這種場景發生,和小業主明明都是受害者,被欠貨款,被欠租金,為什么受傷害者們還要互相對立呢?


03新老運營商并存商場內,衣之家否認退出商場經營


如果3月28日前不簽新約,商戶們否真的會被強制清退?對此,一切糾紛的源頭—衣之家發布了商家告知函》并否認了衣之家已經完全退出商場經營的說法。


現在雙方(衣之家與新運營方)并存在商場內,項目還是衣之家在管。衣之家相關負責人如是說。


商家告知函》中可以發現,目前小業主們分為三個群體,一局部已經起訴衣之家要求解除租賃合同,但人民法院尚在審理中,未形成生效判決;另一局部業主于2022年2月底至3月初期間向衣之家書面發函要求解除《房屋租賃合同》并要求騰退房屋,衣之家目前對此尚不予認可;還有一局部業主尚未以任何形式向衣之家提出解除合同騰退房屋的要求或其他要求。


同時,衣之家表示,根據衣之家與業主的合同約定,業主即使要求衣之家整體退租的仍應繼受衣之家與現有商戶的合同,***現有商戶在合同期內正常、繼續、穩定的經營,而不能隨意清退現有商戶、停止經營、收回商鋪。


簡而言之,衣之家與業主、商戶存在商業糾紛屬實,但目前并未完全退出經營;而新運營商的進駐也屬事實。因此,當下的衣之家時代店內處于一種四方對峙的狀態。


實際上,目前,衣之家時代店的商業糾紛仍在繼續發酵中。該負責人告訴《聯商網》目前小業主輪翻圍攻衣之家辦公室,門口的衣之家標牌都被砸了商戶有一部分撤了大部分還在經營。而第三運營公司在逼商戶與它簽合同”


衣之家看來,無論是業主方還是新運營方都無權強制清退商戶。至于衣之家爾后何去何從,該負責人稱衣之家經營出現問題是事實,所以由衣之家繼續經營的可能性不是完全沒可能,但可能性偏小,如果啟動這個方案,要看時代店債務談判狀況。目前來說,有3-4種可能。一切要等衣之家的股東們確認后才能公布。


結語


衣之家時代店商業糾紛面前各方關系錯綜復雜。大體來看,存在著舊運營方、新運營方、小業主以及商戶四大群體,但小業主群體內又存在著不同的派別”有著各自不同的抉擇,這使得原就復雜的商業糾紛更加地剪不時理還亂。


然而,衣之家時代店的這種情況并非個例。如今,雖然“只租不售”已經是商業地產的主流趨勢,但也存在著衣之家時代店這樣的分割出賣”分割出賣”優勢是可以讓開發商快速回籠資金,但卻為后期物業運營埋下隱患。


就在今年1月2日,杭州蕭山大潤發育才店關閉,原因是和小業主們合約出現問題。大潤發所在這幢4層樓幢,實際產權人為蕭然工貿集團。而大潤發,早幾年向蕭然工貿集團租下了這幢樓。2018-2019年期間,蕭然工貿集團將這幢樓的二、三層劃成格子鋪,銷售給了300多個小業主,涉及面積7000多平方。


2021年4月,浙江蕭然工貿破產清算,于是開始拖欠小業主的租金***如今,小業主一直沒有收到租金,大潤發自然也被迫停業。


同樣,衣之家時代店也存在著200多家小業主,一方面經營上的整體規劃難度較大;另一方面,當運營方出現問題,就容易各方群體糾紛復雜的現象,導致如今呈現的尷尬局面,底誰應該為此“買單”

亚洲午夜精品a片一区二区无码